堡垒之夜英文
當前位置:堡垒之夜英文 - 體育 >

手游堡垒之夜英文名:我的“老兵”爺爺

2019-04-23來源:大連熱線

堡垒之夜英文 www.vqieh.icu □王云龍

小說世情

濟南戰役打響時,爺爺不滿16歲,是華東野戰軍13縱37師的一名衛生員。那些“白衣戰士”的故事,我打小就如數家珍,那一幕幕穿梭戰場救死扶傷的場景,更是催生了我對革命英雄最初的記憶。記得爺爺講過,他曾頂著炮火去搶救中彈的攻城戰士,子彈如雨點般朝他襲來,他毫無懼色地爬向了戰友,途中不幸中彈,憑著最后一點力氣為傷員作了包扎,自己卻倒在了血泊里。每每聽到這,我總會喃喃地問,“不怕死嗎?”爺爺則會反復提及當年那句戰斗標語,“攻濟戰役的傷員最光榮,為傷員服務的同志也同樣光榮?!?/p>

濟南解放后,爺爺隨部隊南下,參加了淮海戰役、渡江戰役、上海戰役、福州戰役、東山島保衛戰。37年的從戎歷程,從衛生員到師醫院院長,他夠得上“老兵”的稱謂了。

“老兵”在教育上對我是嚴苛的,要是什么事再跟“紅色”扯上點關系,他更是較真。在那個流行音樂大行其道的年代,那些在爺爺看來是“靡靡之音”的金歌勁曲,注定與我的青春絕緣?!段沂且桓霰貳堆襖追婧冒裱貳鍛漚峋褪橇α俊貳度蠹吐砂訟鈄⒁狻貳謁那庵?這些是永不過時的“流行金曲”。一邊羨慕著周圍同學有哼唱不完的小曲,一邊跟爺爺唱那些總也學不完的軍歌,就這樣,我的年少時光既糾結又簡單。若干年后,當我踏進軍營,重新唱到這些歌曲時,眼前浮現的總是彼時的那一幕幕,個中滋味紛至沓來,陡然間,我似乎懂了“老兵”的良苦用心。

“老兵”在生活上是節儉的。從部隊轉業后,他擔任地方企業的黨委書記,又趕上了國家對離休干部的好政策,按理說,他跟奶奶的生活還算殷實??稍諗勻絲蠢?“王書記的日子挺緊巴!”他的衣服,從里到外、從上到下沒有一件不是打著補丁的,連我初中的校服磨破了,也會叫奶奶一針針地給我補上。要知道,青春期的男孩臉皮比紙薄,為此我感到難為情。爺爺看出了我的心思,打趣道,“你們不都追求個性嗎,我看這才是最有個性的表現!”單位為照顧老干部出行,給配備了專車,而“老兵”卻鐘情他的金鹿牌“大二八”?!扒迫思依賢?前面坐著孫子,后面馱著老伴,這身板!”年屆七十,“老兵”依然舍不得他的座駕。街坊鄰里笑他不懂享清福,“老兵”解釋起來從來就倆字——“暈車!”

就是一位對自己這般“會過”的“老兵”,對需要幫助的人又從不吝嗇。記得汶川大地震那年,聽說各地均在為災區募捐,他和奶奶翻出存折直奔銀行,尋了3公里找到了募捐點,老兩口半年的退休金如數奉獻?;氐郊?還不忘給正在讀大學的我掛去電話,“孫兒,學校組織捐款了嗎,這錢省不得?!泵康幣浯?心頭總會閃過他那慷慨解囊的爽快勁兒。

歲月無情,“老兵”也終有遲暮的那一天。晚年他患上了嚴重的阿爾茨海默病,也就是常說的“老年癡呆癥”,記憶力衰退得厲害,反應和言語滯緩遲鈍,精神頭也一日不如一日,只有那筆挺的腰桿,是他與病魔抗爭到最后的戰利品。那時我已參軍入伍,每次回家探親,會多擠出些時間陪伴他,跟他講講部隊的見聞,“老兵”總是一邊聽一邊忘,然后再從頭問起,我不厭其煩地重復著,想起20年前那個“講故事”的人成了今天“聽故事”的人,思潮起伏,恍如隔世,不禁唏噓感慨。

2015年開春不久,一個乍暖還寒的午后,“老兵”在家不慎摔倒,傷到了頭部,一病不起。剛好,那段時間我在濟南借調工作,有機會去醫院看望他。病床上的他,早已不是往日的模樣,面色蠟黃,眼光渾濁,全身浮腫,已不能張嘴講話。此時一種不祥的預感籠罩在我的心頭——恐怕“老兵”已走到了人生最后的寒冬。他見到了我,想掙扎著坐起身,可體力已經不允許了,我們只是緊握雙手,相視無言,彼此眼眶中溢滿了淚水。這是我和“老兵”最后的交往片段,也是“老兵”與新兵的最后一別。

“老兵”離開我們已經3年了,他的音容笑貌時常在我腦海中浮現,我們爺孫倆也偶爾會在夢中相見,一如過往的26年,平凡而溫馨。在這匆匆一瞬,“老兵”還不忘給新兵再提點上幾句……

轉載文章地址://www.vqieh.icu/tiyu/56.html
(本文來自強者必自強整合文章://www.vqieh.icu)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!
標簽:
流行音樂 故事
網站簡介 聯系我們 堡垒之夜英文 網站地圖

版權所有:堡垒之夜英文 www.vqieh.icu ?2017 強者必自強

強者必自強提供的所有內容均是網絡轉載或網友提供,本站僅提供內容展示服務,不承認任何法律責任。